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一 已經有三十年了,或者更早一點,我一直在一條路上很堅定的走著,我走的很累,也走的很苦。這是一條平常的路,在這條路上行走,我跌倒過、陷落過,那些曾經和我一同上路的人,有點掉隊了,有的和我分道揚鑣了,但我一直在這條路上邁著很堅定的步子,一直在努力做事,努力想為這個世界多做點什麼,想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多做點什麼。 這一段時間,我很清楚的看見了一扇門,門楣上鐫刻的三個大字,清晰可見——“五十歲”。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扇大門,對像我這樣平常的男人來說,就是一個界碑,一旦跨進那扇門,就意味什麼到達巔峰之後開始回落,呈現輝煌之後開始走向黯淡。這種不算定律的情結,曾經讓無數男兒傷感、不甘有多少有些無可奈何。 有那麼幾天,我一直緊盯著那扇門,那扇門,是一面旗子,是一種象徵,它象徵知天命,象徵豁達,也象徵一輩子開始終結。明白了這個象徵,就自覺不自覺的喜歡像一點事情,想像身後走過的路、做個的事情。作為一個平常的有些猥瑣、平凡的有些平庸的男人,回頭看看這五十年的路,我一直對上蒼心存感激,我也應當對它心存感激,感激它讓我來到這個世界,它讓我平平安安活到五十歲,它讓我看見那麼美麗的風景;我還要感激它給了我平常地不能再平常的父親和母親,他們不僅餵養了我,還給了我讀書的機會,教會我許多做人的道理;我還要感激它還給了我一個妻子、一個女兒,這使得我有了一個家,有了一個心靈休憩的港灣。 當然,我還要感激它還給了我房子、給了我一個能做事的舞台,給了一份讓很多人羨慕的、很安定的工作。就因為這份感激,這三十多年,我一直在努力做事,努力來回饋,努力來報答。但我知道,不管無如何的努力,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相比,我虧欠這世界的實在太多太多,這種虧欠,讓我有一種此生此世難以償還的誠惶誠恐。現在,在一扇門前,我再次醒視自己最本真的內心,我發現它依然是騷動的,但那不是佔有的****,而是一種擔心失去回饋機會的恐懼。我坦誠:在知天命的大門前,我是一個愚者,我是不安寧的,我還想做事,我還想多做事,我希望這個世界還會給我機會,我希望這個世界還能接受我的努力。 二 為了能更好的做事,我一直在行走。 在田野,在草地,在水邊,在深山老林,在荒蕪人煙的戈壁,我一直在行走。這樣的行走,不是鷹擊長空,也不是獵豹撲食,它是安靜的,就像一隻螞蟻在林海行走,一直蝴蝶在花海行走,這樣的安靜多少帶有一點孤獨,帶有一點可以的躲避,少有人注意過注意這樣一個流浪的影子,當然,我也不想招惹過多的眼睛。 我經常在旅途上,這絕不僅僅是指我佈滿風塵的身子。在旅途上行走的還有我的心、我的靈魂和我多少帶有悲劇情結的思想。已經有很多年了,我一直用一種隱忍的方式活著,我看見了世界的暗處,看見了那些躲藏在陽光背後的骯髒,我看清了寄生在社會身上的瘡。我知道自己無法去剷除、扭轉甚至改變,所以我只能隱忍,像一隻誤入都市的刺蝟,因為我要做事,我想多做點事,做事,讓我變得踏實,得到快樂,擁有一種沒辜負生命的感受。 於是,我常常去行走。在無數個夜晚,我看見自己從身體裡出走走向那肉體不能企及的境界,而把那副不乾不淨的軀殼,留在塵世,留在籠子裡,留在那一根根繩索縱橫交錯著的束縛中,那是一個我對另一個我的背叛,那是靈魂對軀殼的背叛。在肉體無法穿越的大森林裡,在肉體無法深入的大沙漠中,在肉體不能融入的孤獨和寂寞的世界,沒有眼睛能看到我,沒有嘴巴評判我,我是我自己,我只是我自己,我也只屬於自己。蒼天之下、浩土之上,我用人性的錘子敲打自己,我用聖人的思想之光清洗自己,我接受陽光,沐浴寧靜。捶打和清洗也是疼痛的,接受和沐浴是疼痛的,但我一直在堅持,我看見自己在這捶打和清洗中一點點單薄,又在接受和沐浴中一點點豐滿。 當然,我只是一個凡人,不管我行走的多遠,我還要回來,在夢想之前,在太陽升起之前,我的靈魂必然回歸到我的肉體中,因為,有很多事情我需要去承擔,有很多的恩賜需要我去回報,我必須以一種接受、包容甚至帶有一點麻木的隱忍方式,去換取這個世界的認可,去換取這個社會給我更大的讓我做事的舞台和更多讓我做事的機會。在我看來,一個人,被世界遺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知道我不是偉人,更做不成聖人,我只是一個凡夫俗子,但我依然喜歡一個人的行走,這樣的行走,是一種自我磨礪,是一種自我的吸納,它能讓我更加精神飽滿的和這個世界鬥爭。 三 前幾天,我開始清理那一節書櫃,那是一節整齊有些散亂的書櫃,花了近三個小時的時間,除了那幾十本手稿外,我把那些獲獎的證書和獎章、發表過我作品的報刊和一些旅途上的收藏小禮品等等,都從我生命倉庫裡清理出去了,而它們都是曾讓我當作珍寶收藏的。清理好那一節書櫃,我坐在那了沉思,我問自己:這是不是生命的本相:我們爭奪,我們佔有,我們獲取,我們收藏,但很多的最終還是被我們放棄甚至是遺棄。 去年年底,一個朋友來電通知我:要我準備照片,給我辦理中國現代詩歌學會的會員證,她不知道:我是詩歌學會97年的老會員了,只是有十年沒有年審註冊了,她更不知道對這一類的榮譽,我真的看得很淡很淡了,而曾幾何時,我是多麼希望能加入作協、加入各類的學會。那個時候,自己想得到的東西太多,希望自己擁有,擁有權力、地位、金錢,情感、肉體,擁有榮譽、讚美、欣賞和仰視的目光。為了這些想擁有的,我努力我奮鬥,我拚命我掙扎,我憂傷我疼痛,應當承認,我得到了許多也確實擁有了不少。擁有之後,才發現,有些東西真的不是很重要,有些東西,含辛茹苦得到了,也僅僅是擁有,它不鞥給我幸福,更不能給我快樂。應當由好幾年了吧,我開始在練習捨棄,捨棄曾經認為很重要的東西,捨棄那些得到時如獲至寶的東西,這種捨棄,不僅僅是一種物質的,還有精神的。 在我捨棄的時候,我常常看見有一個人,在我身後走過的路上,慢慢往回走,那是另一個我,他在走向壯年、青年、少年,走向一個孩子。我知道:我還會繼續走著我要走的路,而且我會越走越輕鬆,越走越快樂。當然,我也會越走越老,當我在這條路的終點趴下的時候,那個孩子,又會回到從生命的起跑線上重新出發,我相信:這就是生命的輪迴。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今晨又飄雪了,這是今春的第三場雪了,它牽動了我銀色的記憶…… 下雪啦!兒時夥伴們掩不住內心的興奮和激動,那時雪給我們帶來多少歡樂啊!且不說堆雪人、打雪仗或是在腳下綁兩條竹板兒在雪中滑行,就是傾聽踏在厚厚的積雪發出的吱吱的聲響也是一種樂趣。雪中的嬉戲,使我想起了美麗的童年…… 由兒時北京的雪又想起了高原的“五月青海雪”,記得潔白的冬雪落在鮮紅的春花上,竟是那樣的和諧,唯有驚歎造物主的偉大。由青海的雪又聯想起長春的雪,那才是真正的雪,下雪時漫天皆白,天地間白茫茫一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正在吉林大學,清楚的記得雪後在吉大的冰場上速滑,雪被推到冰場的四周,煞是悅目、舒暢。 由雪又想起小學的一片課外閱讀“雪姑娘”;想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一群廣州少先隊員在白雲山頂公園天真地問我雪是什麼樣子?想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的一部深深感動過我的廣播劇“三月雪”;想起傑克。倫敦的野性中篇小說《雪虎》;想到無情的凍雪及凍雪後的重建…… 雪給我帶來過歡樂、帶來過憧憬、帶來過感動、帶來過沉思,帶來過激勵、帶來過祈盼、帶來過焦慮、帶來過憂心忡忡……我想以後會依然如此,這是我和雪解不開的情結。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植物身上的毛也是一種防禦的武器。植物身上的毛越多,受昆蟲的危害就越小。植物長的毛還有其他的作用,有時可以借助風力傳播種子;有些植物的莖葉上長有一層細毛,可擋住氣孔,減少水分蒸發,同時又減少陽光的直射,降低葉面的溫度。

| 7th Jul 2012 | 一般 | (1 Reads)
今晨又飄雪了,這是今春的第三場雪了,它牽動了我銀色的記憶…… 下雪啦!兒時夥伴們掩不住內心的興奮和激動,那時雪給我們帶來多少歡樂啊!且不說堆雪人、打雪仗或是在腳下綁兩條竹板兒在雪中滑行,就是傾聽踏在厚厚的積雪發出的吱吱的聲響也是一種樂趣。雪中的嬉戲,使我想起了美麗的童年…… 由兒時北京的雪又想起了高原的“五月青海雪”,記得潔白的冬雪落在鮮紅的春花上,竟是那樣的和諧,唯有驚歎造物主的偉大。由青海的雪又聯想起長春的雪,那才是真正的雪,下雪時漫天皆白,天地間白茫茫一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正在吉林大學,清楚的記得雪後在吉大的冰場上速滑,雪被推到冰場的四周,煞是悅目、舒暢。 由雪又想起小學的一片課外閱讀“雪姑娘”;想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一群廣州少先隊員在白雲山頂公園天真地問我雪是什麼樣子?想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的一部深深感動過我的廣播劇“三月雪”;想起傑克。倫敦的野性中篇小說《雪虎》;想到無情的凍雪及凍雪後的重建…… 雪給我帶來過歡樂、帶來過憧憬、帶來過感動、帶來過沉思,帶來過激勵、帶來過祈盼、帶來過焦慮、帶來過憂心忡忡……我想以後會依然如此,這是我和雪解不開的情結。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龍 你總是被欺,你總是被妒忌。 被丟棄在深坑,拋扔在冷地。 說你滿身缺點,按上了好多不符合事實的語言。 剝奪你的權利,潑你一身污穢的臭斑。 只有這樣對你,你才沒有飛騰的起點。 驚懼你知識的遠博,恨透你多才多藝的手段。 讓你在這鎖枷中磨練,扼殺了你這想展翅的意念。 叫你老死在這個圈子裡面,直到永遠……永遠。 這不平的相待,這不公道的按排。 ---------都是卑鄙無恥的發壞。 龍啊!你何時才能自由自在,把你的精神放出光彩。 2011/6/24

| 9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童年是一座山 我是山上的一隻鳥 飛呀飛 我多快樂 童年是一條河 我是河裡的一條魚 游呀游 我多快樂 童年是一棵樹 我是樹上的一片葉 搖呀搖 我多快樂 童年是一個夢 我是夢中的一朵雲 飄呀飄 我多快樂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總是喜歡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我覺得自己實在想找一種可以抵抗麻木的無償和變數。我總是行走在這個城市不同的陌生的街道,看著陌生的門牌,想像裡面的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者同我一樣,顛倒過來,我喜歡看著自己在大街上行走時留下的不清晰的腳印,然後看著它們被滾滾的人流喧囂掩蓋。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一直都有一個藏在心裡面的願望,想牽一次你的手,真的只要一次就好想到這的時候,我微笑就如同千百次在夢中被你真實地那種最美麗,最舒心,最默契的微笑。儘管我們並沒有真的見過,更不知道你的手會是個什麼樣子?但我總覺得,它應該很美麗,暖暖的,溫柔的,很想有一天,也能牽著你的手走在路上,讓人家妒嫉我的幸運,讓你的手心充滿我的愛。 好想牽一次你的手,想用整個心,去感覺到你手裡脈脈的溫柔。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與你的這份緣 竟讓我如此的執著,難道說一份情,真的要到你離開以後才明白,無數次的夜裡想起自己的癡,想你的好,你的壞,一個只有過程而沒有結局的愛,不管如何努力我都無法說服自己,告訴自己說,你只是一個沒有真正見過面的陌生人, 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但我始終沒有辦法,把其中的任何一個想法說成是你,總想,也許會有一天,能夠真的牽一次你的手,因為誓言不敢聽。因為承諾不敢信,所以放心著你的沉默,去說服明天的命運。 執子之手與子攜老是寫在詩經上最古老最浪漫的句子, 幾千年前就悄悄播下的種子,萌出了嫩嫩的芽,一如對你的思念,淺淺地泛著那一點新綠。如果,如果有一天能夠真的牽一次你的手,那麼我願意把全部的眷戀都放到手心裡,讓你細細地觸摸,慢慢地讀。也許,在你對我伸出手的那一瞬,我就擁有了世界上所有的關懷與熱忱。 好想有一天,你微笑著走來,輕輕地對我伸出你的手,擋去所有的風寒,所有的苦難,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 人生畢竟有太多精彩的故事,而人們卻往往走不進嚮往的情節裡,就像我只能夠在靜夜裡想你,只能隔著柵欄去愛你,我的夢想也許永不能實現,我的希望也許永不能提及, 所有的日子只能交給窗前的風鈴去祝福。我深知能夠如此地牽念你。將是我一生中心尖上的痛和心底裡的幸福。我會永遠珍藏在心底, 真的,想牽一次你的手。 文章來源:盤古幾何策劃 |Editor's Weblog | ★ve婷♀ |申公本無忌 | 微 生活 |北京大東設計 | 謝宏的BLOG |EdCone | 劉士功·情感處方 |Blogging from Athens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靜夜如水,時光流轉著悄然無息地進入了四月,微微的夜風透過窗戶的縫隙飄來,擺動著妖嬈的身姿,它是溫柔的,它是優雅的,輕輕地停留在我的肌膚上。 一直喜歡白色百合,今夜臥室的百合我換成了粉色的,想嘗試一下不一樣的色綵帶給的感受。做在客廳裡幽幽的花香從臥室飄來,微弱的月光映照在花兒的身姿,使得它雙頰緋紅,經過月光的熏染靜靜地羞澀地展示出可人的樣子。感受著那絲絲柔情,思緒穿越一幕幕往事,然而我卻無法追尋過往的腳步,思緒太過久遠以至於風霜早已染白了流年,過往的雲煙早已封存心間。 人生的經歷,我走到了一個中點,進入了做母親的生活,褪去五彩繽紛的外衣,淡忘優美的風景,忘掉幽怨的記憶,回首,滄桑的往事一樣令人淒美。 今夜,把蒼老的思緒放飛,摸著自己變化的容顏,迎著那屬於自己的中點生活,前方是喜是愁我無從知曉,只是覺得遺失的美好離我越來越遠。 若,還有重來,我是否選擇這樣的生活?至少,我不會在一個人的房間裡黯然神傷! 寫給四月,紀念四月,紀念我的中點! 文章來源:饒穎的BLOG |江蘇文藝出版社的BLOG | 中醫愛好者的BLOG |秦嶺之巔的部落格 | 胡萍老師的BLOG |The Classroom | 婚禮 宴會 花藝設計 |BBC Reporters' Log | 星座小仙女的宮殿 |兒科專家——崔玉濤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6 Reads)
公司裡曾有一個年輕女職員,很多人都說這個人不好,太有心機,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可公司人力資源部的主管把她提拔了做公關經理。但是在提拔前,他和這個女職員有一番交談,經理說:其實見什麼人說什麼話本身沒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你讓別人都意識到了你的不真誠。而你原本的想法是達到一個好的目的,使自己成為一個讓人喜歡讓人信任的人,但是顯然你的目的沒有達到,這就說明你的心機反而拖了你的後腿。   現在這個女職員已經成為一名優秀的公關經理,她能貼切得體地處理各種關係,但是不會讓人覺得世故圓滑。在我看來,她正漸漸從低段位的心機修煉成高段位的城府。   如果有人跟你抱怨說她的男朋友對她不好,打她罵她花她的錢吃她的喝她的卻對她簡單粗暴,你會不會立刻勸他們分手?年幼無知的我就幹過這樣的蠢事,後來人家兩人喜結連理,我前去道喜,送上的是紅包收穫的是白眼。   還有一次,一個朋友跟我抱怨她的老闆對她如何如何不好,我信其言感其誠懇,於是巴心巴肺地告訴她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老闆,我一定會怎樣怎樣,結果沒過幾天,就聽到江湖上的傳聞,大概意思是她如何如何之沒有城府,結果在單位裡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我則如何如何之城府深深深幾許——彷彿她寧願做一隻待宰的羔羊,也不願意^牲自己的純潔。那個小姿態拿的,二分天真,三分無辜,還有好幾分的倔強。而我,整個一反面陪襯。   我對著鏡子照了半天,裡外不是人,遂下定決心,哪裡跌倒哪裡爬起來,於是我學會了微笑傾聽——那個朋友又來向我訴苦了,說誰誰誰忘恩負義,過河拆橋,說誰誰誰殺熟,誰誰誰對不住她,我一律微笑,就是聽著,她還在說:說為什麼壞人總是得勢呢?像我這樣不會玩心眼的人可怎麼辦?我忍不住揶揄:不會玩心眼和玩得不高明是兩回事哦。   她目瞪口呆,悲憤交加,對我說:早知道你城府這樣深,我真是沒必要和你說這些。   於是,我知道我城府還不夠深,如果夠深,你怎麼可能看得出來呢?   女人的城府是一把雙刃劍:人們一直有一種理解,認為女人沒城府是優點,越沒有城府的女人男人越喜歡。不信你上各大網站的排行榜看看,「N類最招男人討厭的女人」中,「有城府的女人」一定排在前三位。可沒有「劍」的女人,遇到危險時除了乞求對方不要拔劍,或者長了一雙飛毛腿,還有別的辦法嗎?城府其實是女人防身的武功,你可以不用,但不可以沒有。   學會享受複雜中的美好   世界從來不像我們曾設想的那麼簡單,而複雜的世界也不是我們認為的那麼醜惡。既然無法終日蜷縮在安全的殼子裡,為什麼不願意正視並適應這個世界?一旦明白了世界是複雜的,人性是複雜的,我們就擁有了寬容與智慧,城府可以讓我們游刃有餘地行走其中。   擁有審時度勢能力   有城府的女人應該明白自己的位置以及這個位置上應有的得體言行。初出茅廬的LINDA曾經在大老闆來視察時衝上去握手自我介紹而被部門經理冷落兩年。每個人都有進取心,都想出頭,但有了城府,我們才能去做與自己身份相符合的言行,什麼時候前進,什麼時候避讓,什麼時候開口,什麼時候沉默。   用別人眼睛看自己   在如今的社會,說一個人「不懂事」,已經是一句很重的負面評價了。所謂的「懂事」,就是有城府:人情事故,規矩禮數,說穿了就是站在他人的位置上去感知自己的言行。如果只能看到自己眼下的一小方利益,只能讓他人反感,談何「雙贏」?   兵不厭詐   職場、情場都已演化得像戰場一樣,而城府就是積累王道的才能,度量,謀略和權威的同時,也吸詭道的機智與變通,在自身實力並無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通過選擇對手、隱藏實力、計出奇兵等各種手段實現最終的勝利。這與道德無關。靈活出新一條路走不通了,有城府的女人不會鑽牛角尖。她知道什麼時候該堅持,什麼時候該退讓。不會耿耿於懷,也不會傻乎乎地去爭那「一口氣」。保持頭腦的靈活與好奇心,保持身手的敏捷與眼光的長遠,永遠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高端城府是回歸純真   魯菜中有一道經典的「開水白菜」:高湯歷練,文火焙烘,再蓖去沉澱,看似清澈見底,但所有精華都濃縮在湯水中,口感淳厚,回味無窮。最有城府的女人,是能夠將一切盡收眼底,取精華,去繁複,遇事沉著冷靜,更為重要的是,還能在這種坦然與冷靜下,保持輕鬆和單純的心態。   不是每個女人都能修煉出最高級的城府,就像不是每個學武的人都能練成大師——她必得聰明過人吃過苦頭,同時又須有足夠的善良敏感和睿智,才可以在掌握一切技巧之後,依然正直純粹,並執著於此間的愛與生活

Next